清落

《遇鬼》


        守冥百余岁  

        候一迟归人

                                           ——《遇鬼》

《遇鬼》【五】笔仙

五、笔仙


                 『你来啦……』



         “青安,是……”顾羡卿抓住了脑内闪过的画面,他知道了他为什么觉得沈青安很熟悉。

       “羡卿,你想起来了!”沈青安有些惊讶。

        “……没有,只看到了一个画面而已。”

         “天已经黑了,要吃饭吗?”他们在谈话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长,顾羡卿才想起自己午饭都没有吃,这时不免感到有些饿。他看到沈青安点头以后就走进厨房,做了两人的食物。

       一个月过去了,顾羡卿和沈青安的关系变得更好啦。究其原因是,这一个月内,沈青安对他关怀备至,特别是两周前的一天,他在半夜里醒来,看到窗外有一个黑影,他慢慢走了过去,把窗帘拉开一条缝,看到沈青安站在那里,他看到了他,勾起一个微笑。尽管内心在想,这人是白痴吗。还是打开窗把人拉到屋内,一边说:“你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不会这两周一直在这吧?”

       “我来守着你,怕柳衣又来找你。”沈青安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顾羡卿,看到了他有些生气的神情,感到心情有些好。

         顾羡卿不好把他赶走,于是,沈青安就顺理成章的住在了他的家里。

        这是一个月后的一天,顾羡卿下了课,下楼的时候,从楼上弹下了一个篮球,滚到了他的脚边,他下意识的捡起它,往四周看看,想知道是谁的。

        它却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人头,断口处鲜血直流,冰冷的血液顺着顾羡卿的手腕一直流到肘关节处,才缓缓地滴落在地上。

      那一颗人头,睁开了眼睛,朝顾羡卿笑了一笑,还喊了他的名字:“顾羡卿。”

       这个人头的脸,顾羡卿认识,这颗人头是属于隔壁班任羽的。他前一阵和几个人一起玩笔仙时,因为害怕提前松手,自那之后,这个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他的家人报了案,现在距离报案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了,他的家人为了示威,坐在校门口一个半月。家属刚知道的时候也是悲痛万分,后来,时间过得久了,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也就逐渐接受了这件事。

       但是,任羽这个人还是没有找到。

     学校里就有人说,是因为任羽提前放开了请笔仙的那支笔,所以笔仙发怒了,把他的身体和灵魂一并带走了。

       现在任羽的脑袋出现在顾羡卿的手中,顾羡卿顿时手软了,浑身发冷,他能够清楚地感觉到它的冰凉的僵硬的触感。

        他知道那绝对不是幻觉!

         可是,任羽已经失踪了这么久,就算是死,他的头也不应该保持的这么新鲜,好像是刚从身体上切下来的一样。那么,他的身体会在哪里呢?

         周围的空气异常的冷,就像下降到零度以下,顾羡卿感觉自己的关节都变得非常的冰冷和僵硬,他手中的东西,它的眼珠子还在转。

      终于,顾羡卿的手一松,那个头就落在了顾羡卿脚下的台阶上。

        这时,打扫卫生的保洁阿姨,从楼道里走来,看到这一幕,大声尖叫起来,手里的清洁工具“kuang”的一声掉在地上。“啊!杀人……杀人了……头……是头!”

         很快,保洁阿姨的大喊招致了全楼师生的围观,而顾羡卿手上沾着任羽的血液,站在那里。

        顾羡卿的脑内只剩下了一个念头——沈青安。

       警方来了之后,顾羡卿作为凶案现场的第一发现人,先做了现场临时的问询,又调出楼梯口的监控证明了顾羡卿的清白,才让他去把手上的血迹洗了。

      那个下午整栋教学楼内外吵吵嚷嚷的,警方忙里忙外的跑,他们不是在找凶手,而是在找那颗头的不见的身体。

       学校师生人心惶惶,而顾羡卿是目睹那个人头从楼上掉下,还捡起来的人,一些胆小的人,看到他还会躲着他走。

        顾羡卿走到食堂,坐在餐桌前,几个胆大的男生,上前和他说,“听说那颗脑袋的身体,在音乐教室的一架钢琴下,被找到的时候已经烂的生蛆了,不知道先前为什么没找到。”

        “呐,顾羡卿,你不是第一个发现的吗,说说现场的情况呗!”

       一个男生把话题扯到顾羡卿身上,几人的目光齐刷刷地看向他,而他只是在专心的吃饭。

         他们坐在顾羡卿身边,谈论这件事,为的就是从他的口中探出一些风声。

        现在顾羡卿的脑海中还是那颗头颅断口处的血液顺着手肘流下时的画面。突然,他的脑内出现的一个熟悉的面孔——沈青安,‘我想他干什么,笨蛋一个’,顾羡卿没有理那几个人,只听一个人又说,

     “好了,他肯定吓得够呛,就别说了。”

      “说说又怎么了,顾羡卿,你就告诉我们呗!”

         顾羡卿实在忍不下去了,起身离开,走回家去,不能不说,他是害怕的,他想见到那个人。

        走到楼下,抬头看,发现屋里的灯开着,他在家。顾羡卿几乎是跑着回去的,他一开门,就看到沈青安站在门口,顾羡卿扑到他的怀里。沈青安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下一下的轻拍后背,待怀里的人不再颤抖后,他轻声说:“羡卿……”

       顾羡卿抬起头,只见他的眼眶有些发红,沈青安只觉得心疼,他把顾羡卿带到沙发上,用手轻抚他的眼眶,“羡卿,睡一觉吧,明天,一切都会好的,睡吧,乖。”沈青安伏在顾羡卿耳边,一声一声的哄他入睡,确定顾羡卿睡着后,把他抱回了卧室。

        沈青安走到客厅,张开手,浮现了一颗发着白光的灵珠,不一会儿,出现了一抹白影,单膝跪在地上,“大人”

       “说,羡卿怎么了?”

        白影是跟着顾羡卿的一个如同守卫的存在,他将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禀告。

        沈青安的笑容变得狠厉,‘找死!’

《遇鬼》【四】意外

四、意外

             『我好像认识你

                     你是……』



      “叮咚”

       一个声音打断了对话。

      “是我的手机响,我先接个电话。”顾羡卿拿出手机走到窗边,接听了电话。

      “学长,学生会里有急事,需要你过来!”一个女生的声音传出。

     “……好,现在吗?”顾羡卿想了一下。

    “是,尽快赶到。”女生焦急地说。

    “嗯,好。”顾羡卿挂断电话,收回手机。

     “对不起,我有急事,先走了。”顾羡卿走到沙发边对三人说。他看了下外面还在下雨,向卫轩借了一把伞,就走了。

       因为担心学生会的事情,走的很急。‘听她的语气好像是重要的事,最好不要影响到什么’顾羡卿边走边想着,他没有看到从右面冲出来了一辆车,只听到一声急刹车的声音,顾羡卿已经落到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我是回忆分割线~~~~~~~~

       七岁时,顾羡卿遇到一个意外,他们一家正在旅行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个交通信号灯坏了的路口,汽车行到路口中间,横向驶过一个大货车,他们的车翻了,顾羡卿的父母就死于这场车祸。而他,本来也该死在这场车祸中的,但是有一个男人,出现在他眼前,手中有一个发着白光的东西,男人把它送进了他的体内,那是他昏迷前所留下的最后一个画面。

~~~~~~~~~我是回忆分割线~~~~~~~

      “羡卿,羡卿,你没事吧?”沈青安抱着顾羡卿蹲在路边,无视了身后骂骂咧咧的司机。

     “是……是你吗?……”顾羡卿听到沈青安在叫他,下意识地问出这句话,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姿势。

     “羡卿,你在说什么?”沈青安保持着这个姿势将他抱起,往顾羡卿家的方向走。

      “没有。等……你放我下来……”顾羡卿回答他后才发现自己正在被沈青安横抱着走着,就开始挣扎着让他放自己下来。沈青安把他放了下来。
    
     “走,我送你回家。”

     “不行,我还有事。”顾羡卿只想到了学生会的事,没有发现沈青安走的方向是去自己家的路。

      “是学生会吗,不许去。”沈青安的语气不再那么温柔,反而带了一些霸道。

     “抱歉,沈先生,这是我的事,还有,你为什么会出现呢?”顾羡卿带着些许的生气说着。

       “因为……你是我的。”

        顾羡卿不再理他,转了个方向向学校走去。他走了一段时间发现沈青安并未追上来,松了一口气,快步走着。

        顾羡卿踏进学生会的的会议室里,一个女生冲到他面前说:“学长!你怎么来了?”“有一个女生给我打电话说出事了。”“怎么可能,这里好好的。”“……”“那,你既然来了,就帮一些忙吧。”一个男生说着,走到顾羡卿面前,“校草大人,请您去学校后仓库拿两个空白条幅。”女生看他想不过,“今天不该顾学长来。”

       顾羡卿看他们在那里争论开来,扔下一声我去拿就走了。他讨厌闹的地方。

       不一会儿,顾羡卿走到了校后,才发觉自己忘了向他们要仓库门的钥匙了。他打算先上前去看一看,往前走着,但是总感觉,越靠近仓库越冷,到了门前,顾羡卿尝试推了一下门,竟然推开了,这里的门经常是锁着的,这次,却推开了。顾羡卿走到里面打开了灯,就听到“kuang”的一声,转头一看,门关了。顾羡卿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向里面走着,边寻找东西。这时,突然,灯灭了。顾羡卿身处一片黑暗当中,什么都看不见,他想到手机还在身上,掏出,打开灯照明。他感觉到头上有什么东西,抬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刚低下头,就感觉有一滴液体滴到了自己的脸上,顾羡卿用手指蹭了一下,发现是红色的,好像是……是血!顾羡卿抬头看,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头顶上有一具具的尸体,他们全都吊在屋顶上。

      顾羡卿看到这一场景,用尽全身力气,使自己保持镇定 ,尽管如此,他的身体还是有一些发颤。他先走到门前,发现门打不开,没办法,他只好走到距尸体最远的一个地方。这时,距他最近的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头,缓缓抬起,开口说,“顾羡卿……顾羡卿,留下吧,和我们一起……”顾羡卿的手机灯光没有了,他有些慌乱,他确实有些害怕。顾羡卿又陷入到一片漆黑中,他感觉到有一个冰凉的手指在触碰他的脖子,他用手一抓,用力一捏,只听到骨头的摩擦声,他摸到的东西是一个干枯腐烂的手。那个阴冷的声音又响起,“顾羡卿,你竟敢反抗,我一定要让你留下,啊~”顾羡卿只觉得自己的耳膜快要被震碎,他用双手捂住双耳,却还是挡不住那声音。一个冰凉的东西抚上了他的脖颈,“你的头归我了!”顾羡卿只觉得自己呼吸困难,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敢动他,你想灰飞烟灭!”‘他来了’

      顾羡卿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他的腰肢被沈青安搂着,只见沈青安手中白光一闪,那些东西只剩了一个,“是谁?!”“大人,放过我,放过我!是……是柳衣”那个东西胆怯的说。他一说完,沈青安一挥手,它就消失了,仓库里也重新亮起了灯。

        沈青安安慰着怀里的人,“羡卿,没事啦,我在。”他一边说,一边轻抚着顾羡卿的背。而顾羡卿真的有些害怕,就任他抱着了。过后,才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没事了。”

“没事就好”

“那些是什么?”

“是带着怨气的鬼,从地狱中逃出来的。”

“那,你也不是人类吧”

“我是冥界之主”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宝贝,我觉得我们出去说比较好”

“嗯”

         顾羡卿和沈青安离开了仓库,经历了那样一件事,顾羡卿早就忘了要找条幅的事了。他们走着直接走向了顾羡卿的家,顾羡卿心里在想着事,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出校门,快要到家啦,等到他站到自己家门口时,“羡卿,可以先开门吗?”

       这时顾羡卿才反应过来已经到家了。他自己都觉得自从遇见沈青安,都已经迟钝好多次了,特别是那次因为没反应过来,初吻都被他给夺走了,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感觉他很熟悉,在他面前犯迷糊了这么多次。

       他们进到家里,顾羡卿到了两杯水放在桌子上,开始了问话。

        “我继续问了”

        “嗯,问吧,我会都告诉你的”

        “七岁那年……”

        “是我,我来晚了,只救了你。”

        “我知道了,为什么找我”

        “因为一个承诺,只是,你忘了……不过,没关系”说完,沈青安面上的笑容有些沉重和难过。

        顾羡卿注意到了他的表情,看到了他的难过,他感到自己心里有些痛,脑海中闪了一些画面——

       青安,每次,你都会找到我的吧,记住,下次,别再放手了。

       不会的,我会让你永远呆在我身边,你逃不掉的。




    

三、再遇

                             『这一次

                                     我会抓住你
                  
                                          你逃不掉了』

       天空阴沉,刮着风,下着雨。他坐在窗前,望着街道,和路上的雨。忽然,一个黑影闯入了他的视野里,那,是一只小猫,它正在雨中,浑身湿透。

       顾羡卿看到了它后,立刻跑了出去,跑到小猫的身边,用手把它抱起,放在怀里,走进屋内。他向卫轩要了一条毛巾,“可以吗?让他在这。”

       “当然。”

      “谢谢。”顾羡卿用毛巾把小猫身上的水擦干,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上也已经被雨淋湿了。顾羡卿刚把小猫放在桌上,就感觉有人在为他擦头发,他还没转头看那人是谁,就听到了略带心疼的声音,“你呀,怎么不把自己先弄干呢,生病了怎么办?”

       “你……沈……沈青安”顾羡卿转过头看到了梦中的那张面容,他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尽量让声音保持平静。

       “嗯,羡卿,先去换身衣服吧。”沈青安指了指沙发上的一套衣服,牵着顾羡卿到了一个房间里。

       顾羡卿换衣服时,有些疑惑,这身衣服为什么这么合身。他出来后,看到沈青安在和卫轩说话,沈青安看向他,温柔一笑,“羡卿,过来。”顾羡卿没有动,沈青安见状,起身走了过去,揽住了他的肩。这时,顾羡卿才发觉,这个男人比他高,大约有六七厘米。他还在看他,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男人带到卫轩对面。

       “他不记得了吧。”

       “嗯”

       “你的打算呢”

      “让他再一次爱上我”

      “羡卿,我给你介绍一下,羡卿……”

      顾羡卿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已经坐到沙发上,沈青安正在叫他。

     “沈青安,我想问你,你是谁?”

     “宝贝,你会知道的,我先让你认识一下我的朋友,这个是卫轩,古渊的老板,他身边的那个是他男朋友,叫苏岩。”沈青安又对对面两位说:“顾羡卿,我的爱人。”

       “等下,谁是你爱人,我不认识你好吗?沈先生。”顾羡卿勉强用平静的口气说。他确实不认识他,而且他不知道为什么,梦里的人会出现在现实中,为什么自己为成为他的爱人……顾羡卿有太多的问题了,他几乎不知道从哪里问起,所以他选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

      “羡卿……我……”沈青安刚开口,就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你是顾羡卿,青山大学的传说人物顾羡卿。我……我竟然见到活人了,哇,真是太帅了,男神,男神和我合张影吧!”苏岩听到他是顾羡卿以后,化身成为了他的小迷弟。他这样说着,就要去抱顾羡卿。他是没有注意到他身边的男人的脸色已经变黑了。

       “你也是青山大学的?”苏岩的手在距离顾羡卿还有5厘米处,被沈青安挡了下来。

       “卫轩,看好你家这位。”沈青安冷冷地说。

      “是啊”

      “你知道我?”

      “男神,你可是青山大学的风云人物啊,传说你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成绩也非常好,只是……只是有点冷,不好相处。不过,我现在见了你,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相处,男神,我们做朋友吧。”苏岩还是完全没注意自家男人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亲爱的,你怎么没有对我说过这些呢,嗯?”卫轩看着自家媳妇,想着,是该好好管管了。

       “轩轩,我……如果你想听的话,我也可以给你说。”

       卫轩和苏岩已经说了起来,顾羡卿和沈青安没法插上话,于是顾羡卿继续了之前的话。

     “继续”

      “我是你的夫君,一个月前,我让你每天晚上到我的宅子里,为的是让你熟悉我,如果把你吓到了,对不起,羡卿……”

        “没有,我的胆子没那么小,你继续。”顾羡卿嘴上虽这样说,其实他确实被吓到了,一个月来除了沈青安抱着他的那一夜,他都没有睡好过。

       这一点沈青安是知道的,他知道顾羡卿不会承认,所以他更心疼他,一切都被他隐藏起来,把自己藏在一面墙后,他会陪着他,从今往后再也不会让他一个人了。

   

原耽《遇鬼》


        本文为原创,如脑洞有雷同,纯属巧合

   雷点——

    生子(非双性),鬼攻人受,前世虐(只是一些回忆)

全都接受的请看,文案——

 
       顾羡卿,20岁,身高一七九,大三学生,生活在十二岁以后一直平平淡淡,可是最近一个月,他做了一个梦,梦到和一个人成亲了,还是一个男人。

      在一个古宅里,他看到了一个灵堂。

      “放开!”顾羡卿瞪了男人一眼。
     
      “羡卿……好吧”

      “沈青安,你,你要干什么?”沈青安拦腰抱起了顾羡卿。

      “你觉得呢。”

     
      高中学生,一个月星期一次,一次一天半,争取一月一更。

     本人是新手,开不开车随缘。

《遇鬼》国庆更文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哈哈!

    明天晚上更文,最迟到九点半。

    预告——

     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失去了家人,失去了亲情。 
   
      “抱歉,我来晚了。我不奢求你的原谅,我只是想要守着你。”

      仓库里有人,到底是人吗?

       “男神啊!青山大学的校草级人物,见到活的了。”

    

二、茶舍 —— 古渊

        『欢迎光临古渊

               这里只会让对的人进来

                   如果他不让你进

                        古渊就不存在在你的世界』

        窗外,阳光正好。

        顾羡卿一个人在校外租了一间房子,

        他缓缓的睁开眼,周围不再是古色的事物,他醒了,那个男人消失了,他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了一个人的时候。

        梦醒后,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顾羡卿回想起梦中男人说的话,他说他叫沈青安,是他的夫君。尽管顾羡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与这个男人有着很亲密的关系,这个男人带给他的感觉很温暖,很熟悉。

      梦,终归只是一场梦 ,顾羡卿想。

       顾羡卿拿起床头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还不到七点。

       一个上午,顾羡卿只是在看书,没有吃饭,他今天没有课,一整天都没有。不过也只是两周才有一天的休息而已,他把自己的时间排满了,为了可以不感到一个人徘徊在世界之外。
      
        下午两点左右,顾羡卿出门了,他只是漫无目的的在街道上走着,走着……他沿着街道走了一段时间,周围的人都在谈笑着,而他仿佛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这多变的天气,刚才还是阳光明媚,现在却阴沉下来,刮起了风,不一会儿,天空落下了几点雨滴。
      
      顾羡卿走到了一个店门口,就下雨了,他看了看天空,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他打开店门进去,看了看店的四周,这是闹市中的一片清静地,屋子的隔音很好,听不到外面的喧闹。屋内很整洁,有一股茶香,只有几张桌子,几把椅子和两张沙发,墙上挂了一些素色的画和油墨画,角落里放了一些绿植。

     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他一边品茶一边看书。顾羡卿走到里面,男人抬眼看见了他,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站了起来,说:“这位客人,你需要点什么吗?”

     “这里……”顾羡卿大约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但不是很确定。

     “这是我的茶舍——古渊,我叫卫轩,是这里的老板。”男人看出了顾羡卿的疑问,将自己和古渊介绍了一番。

    “……我要一壶茶。”顾羡卿觉得自己在这里躲雨,理应买一样东西,顺便在这里放松一下。

   “好的,你随便坐。”卫轩笑着回答道。

    他转过身时,唇角的弧度已消失,他喃喃一语:“是他了……”

    顾羡卿坐在了一把椅子上,靠近一盆绿植。

    卫轩端上了一壶茶,放在了他的面前,为他倒好一杯。“这是本店所特有的茶,名叫骨缘,骨头的骨,缘分的缘。”卫轩为他介绍道。

    顾羡卿抿了一口茶,这茶的味道有些独特,一入口的感觉,居然有些铁锈的味道,过后口中就弥漫了一股苦涩,接着又被一缕清香所掩盖。即使顾羡卿不怎么喝茶,他也知道这茶非同一般。

   这时,门开了,进来了一个年龄和顾羡卿差不多大的男生,他喊着:“轩轩,我来啦。啊……今天有客人啊。”

     “宝贝儿回来了~”

    他一边走向卫轩一边看着顾羡卿,一股茶香飘到了他的边上,他闻到后,快步走向卫轩,声音压低,有些惊讶的说:“他喝的,是骨缘吧。”

   “是。”

   “为什么?”

   “岩岩,你知道的,能进来这里的,除了我的同意,就只有那个人了,你应该猜到了吧。”

   “是他!你想帮他?”

   “也和他做了快千年的朋友了,总要帮一下。”

   “可是,为什么是骨缘?……我知道了”

                〖今天还有一更,是这一章的续〗

一、成亲(修改版)


        顾羡卿,二十岁,在读大三,是青山大学校草级的传说人物,之所以说传说,是因为他不和人打交道。

        他遇到了一桩怪事,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诡异的梦。

        他已经连续一个月都做同一个梦了,他出现在一座古宅前。古宅中的房屋门上都挂着白色的绫,正对着的,是一个灵堂,灵堂中放了一具棺材,棺材里躺了一位男子,那个男人穿着古代的衣服,有一头乌黑的长发,模样俊毅,脸色苍白。

        这天晚上,顾羡卿又做了这样的梦。

        不同的是,这一次顾羡卿没有站在灵堂外,而是和那个男人一起躺在棺材里,躺在那个男人的身边。

        这是一座古老的宅子,灵堂外有一方天井,天上的圆月清冷。

         月光进入到了堂内,洒在了一只漆了黑漆的棺木上,棺木的两头用金漆写着“奠”字,棺材上的盖子并没有被钉死,而是略微倾斜的扣在棺木上。

        阴冷的夜风吹进灵堂内,透过棺材的缝隙吹到了顾羡卿的身上。灵堂内,白色的帷幕在风中飘飘荡荡。

       顾羡卿的身体微微发抖,他要承认,他有些害怕,而且有一些冷。他用力推了推棺盖,那盖子很沉,他只让它动了一点。没办法,反正也是梦,早晚会醒的,顾羡卿这么想着,闭上了眼,不去注意身边的那具尸体。过了一会儿,顾羡卿身边的“尸体”动了,他伸出手抱住了顾羡卿,顾羡卿猛的一惊,身体反射性地弹了起来,“咚”的一声,脑袋碰上了棺材盖子。身旁的男人抬起一只手一推,把棺材盖子掀飞了。然后,他用手温柔地揉了揉顾羡卿的头。顾羡卿回过神来,就感到腰上有一片温暖,头上也有一只手,然后他听到一句温柔又富有磁性的男声在他耳边说:“羡卿,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顾羡卿想要扭头看这男人的样貌,刚一转头,唇上触到了一片柔软,他看到了男人墨色的眼眸,男人笑了一下,嘴里吐出一团热气,吹到了顾羡卿的脸上,他说:“本不想这么快的……”男人的一只手按住了顾羡卿的后颈,吻上了他的唇,舌头撬开了他的牙关,他想要反抗,用手推身旁的男人,没有推动,反而被搂的更紧了。“唔……嗯……”直到他快要无法呼吸了,男人才放过他。他伏在男人的胸口,大口的喘气,面色潮红,眼睛里泛着一层水光。待他把气喘匀后,开口问:“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男人轻笑,开口道:“抱歉,羡卿,吓到你了。我叫沈青安,是你的夫君。我们已经成亲了。”
      
        顾羡卿正在打量这个男人,男人的五官清秀,风姿翩翩,眉间带着一丝忧郁,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样。他的面色不再苍白,整个人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超凡脱俗。

        而男人在他想这些时,已经把他打横抱起,进了一间门上贴了白色喜字的房间。

        等顾羡卿回过神来,准备继续问问题时,才发现自己在床上,只是想了一下就开口了:“我是男的,你也是男的,我们怎么成亲?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男女没有差别,我们两情相悦为什么不能成亲。我是你的夫君,我知道你的名字不是很正常吗?”

        “你说……我们……我们两情相悦?”

        “啊,这一点啊,马上就会是了。今日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羡卿,我们是不是该办正事啊?”沈青安勾起了一个狡黠的笑。

         “什么正事?”顾羡卿用平静的口气问道。他在这一段时间里已经差不多接受了这件事情,只是他忘了他在梦里。

         “是圆房。”沈青安用狡猾的口气说。

         “不行。”顾羡卿断然拒绝,他不会和一个刚认识的人发生关系,况且,这个人他还不算是认识,这个人是人吗?

        “那,好吧,羡卿,你该睡了。”沈青安的语气中有一些失望。

       顾羡卿只觉得这个男人的气息好熟悉,他的声音也似曾相识,只是他想不起来他是否见过他。

        在顾羡卿迷糊之时,他听到他说,抱歉,这一次,我找到你了……

《遇鬼》

文案:
        
         顾羡卿二十岁时,做了一个梦,他在梦里和一个男人成亲啦,对,就是成亲。

        他与男人是在一个棺材里见面的,自此,他便和他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

       

          1v1       he       总体是甜的     

          温柔腹黑攻沈青安X傲娇人妻受顾羡卿